《俄狄浦斯冲突解决的心理意义》
2015-5-12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

     在精神分析理论中,存在一个心理成熟的基本原则,即把握内心冲突会引起结构变化上的获益。因此,解决俄狄浦斯情结的冲突可以认为产生了新的心理能力。
     为了解决冲突,个人必须面对一个痛苦的丧失,同时也要面对自恋受害:放弃占有性的情欲愿望以及放弃占有一种排他关系的感觉。弗洛伊德解释说,失去一个客体可以通过认同该客体来克服。使用这个词语同样正确:内化或内摄对象。“内化”、“内摄”、“认同”这几个概念往往被弗洛伊德和后来的作者交替使用。虽然许多作者试图去作一厘清,但都没有成功。基本上在这几个词语间有下列差异:“内化、内摄”强调讲一个客体吸收到某人的内在世界(不一定要认同该客体),“认同”更多强调的是试图变得像内化或内摄的客体。当然,内化和认同自出生就是不断进行着的,但是俄狄浦斯冲突的解决被认为是成熟过程中的一个特殊阶段。
      因为俄狄浦斯冲突既包括“积极的”部分,也包括“消极的”部分,结果,“内在的父母客体”都会受到威胁而失去,所以都藉由认同来获得“挽救”。因此,俄狄浦斯冲突的结果就是认同父母双方。例如,弗洛伊德描述一个男孩可能会认同他的父亲,从而提高他的阳刚之气,但是也可能会认同他的母亲,这就会形成他“女性的一面”,反之亦用于女孩。内化父母对于孩子性格的形成有着重要的作用。通过对父母的认同,孩子获得了理想自我。父母的爱或惩罚将成为孩子良心的一部分,赞成或反对他(早期超我结构的合并和群体道德标准的获得)。然后孩子利用内化的父母作为压抑欲望的内心力量源泉。通过延迟满足性欲望至青春期,孩子获得了升华的能力。
      孩子也会内化父母的关系。这被认为是获得“成熟的三元之爱”的一个重要步骤。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一个人爱着某人,并容许和接受那个人和另外一个人(即第三方)有着重要并独立的关系。因此,个体要意识到任何一种排他性的爱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任何一种关系中总会有第三方需要分享部分情感。孩子既要学会爱他的父母,同时也要学会与父母有一个独立的关系,以及允许父母有他们自己独立的关系。因此,三元关系能力自然也就包括一种容忍被至爱排除在某种有意义的关系之外的能力。
       当然,容忍“第三方”的能力在性关系中则是严格限制的,也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是生物进化的基石。这种内在三元关系的成熟常常能够跨越强有力的生物或文化约束,则更是令人称奇,例如,某人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容忍自己爱的伴侣和另一个人相爱或发生性关系,而不感觉失去对此伴侣的爱,也不中断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个年龄段,父母能够通过容忍自己的感觉而不报复、羞辱或轻视孩子来帮助孩子。非常重要的是父母保护他们自己的关系而不受孩子侵犯。这样,在童年时期获得了“足够好的”三元关系能力的父母将不会把孩子引入到一种公然的排他关系中,也不会把孩子引入到一种俄狄浦斯成功的幻想中。一般来说,精神分析理论更强调父亲在三元关系中作用,即保护男孩避免与母亲过于亲密、产生潜在的乱伦关系,或者引导女孩避免与母亲过于亲密产生潜在的共生认同(从两性最初都认为和母亲同性别来看,这似乎是有效,但或许未考虑到恋童癖以及儿童性虐待作为一种心理倾向,主要施暴者是男性)。
       父母双方均允许孩子自出生后就发展和另一方父母或者和他人的密切关系(“早期三角关系”)对于俄狄浦斯冲突的成功解决是至关重要的。三元关系能力是一种在头脑中保持“第三方”存在的内在心理能力,第三方作为某个成分(人、客体、想法)构筑了关系中“排他”(=乱伦)禁止。在治疗关系中它常常是治疗的框架,在治疗师头脑中承担着此项功能。
      另一方面,父母能够极大地加剧俄狄浦斯冲突并使其解决变得危险。父母之间可能会出现强烈的嫉妒,孩子的感觉会因父母相应的情感而摆动。拉普朗什甚至说,孩子俄狄浦斯愿望和焦虑完全是由父母激发的。杀婴以及成人恋童癖的存在可以认为是他的观点的佐证。他的理论的优势是使我们知道孩子会不断地接受父母欲望的无言信息——就像儿子被允许睡在母亲床边后接收到的信息。这位母亲在夜晚似乎不能成为父亲的爱人和伴侣,而是儿子的爱人和伴侣。

摘自:中德班论文《4-6岁:幼儿期生殖器性欲(恋母情结)阶段》
作者:Christine Gerstenfeld
信息来源:网络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