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盘游戏】“蜘蛛”的意象及象征意义 》
2016-6-23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象征


【沙盘游戏】“蜘蛛”的意象及象征意义

 


 自然界中的蜘蛛适应能力很强,从最热的沙漠到最冷的西伯利亚和格陵兰岛,从低浅的海岸线到靠近珠穆朗玛峰的冻坡带,它们广泛分布于几乎所有的地球生态环境,然而大多数蜘蛛还是靠近地面生活或栖居于树木中,与人类相遇的几率很高。这样一来,蜘蛛意象就顺利进入人类的集体无意识了。
在大多数文化中,蜘蛛是一种具有负面象征意义的动物。

进化心理学研究表明,无数次遭遇之后,世界范围内的人们都对蜘蛛充满了恐惧心理。蜘蛛让人望而生畏与它的毒性有关。目前已确定的蜘蛛种数约38000种,遍布于全世界,我国已发现2000多种。蜘蛛家族的成功部分得益于它们能产生迅速麻痹或杀死其猎物的复杂毒液,几乎所有捕食动物的蜘蛛都有毒腺。科学研究表明蜘蛛毒是一种相当复杂的化学混合物。
人类对蜘蛛的恐惧心理,加之蜘蛛独特的捕食方式,使蜘蛛意象成了凶残、狠毒与邪恶的象征。当猎物被蛛丝缠绕住,又被蜘蛛毒液麻痹或杀死后,蜘蛛将消化液注入猎物体内,先将食物溶解为液态,然后在其特化的吸胃协助下将新鲜的肉汁吸入口中。一只昆虫被蜘蛛食用后仅剩下一个空壳或者缩陷成一个骨架。试想当我们的祖先看到这一幕时或有什么感受呢?这种感受一点点地钻进我们的噩梦里,渗透到各种神话、传说中。
在基督教的象征传统里,蜘蛛是一种邪恶的动物,与受人称赞的蜜蜂刚好形成鲜明的对照;蜘蛛常常代表吸食人血的罪恶冲动。在奥维德的《变形记》里,雅典娜女神对吕底亚公主阿拉克尼的织绣术又妒又恨。当雅典娜看到阿拉克尼织出了一幅描写众神爱情故事的完美无比的织锦时,她毁掉了织锦,并把骄傲的公主点化为她最憎恨的动物——蜘蛛。
有关土蜘蛛的传说,日本全国各地都可见到。体型异常巨大的蜘蛛,经常在山中出没,又被称为“山蜘蛛”。它性格凶残,常将见到的人用蛛丝绑住,带回山洞食用。其八足、獠牙、刚毛等都是伤人的利器。在日本的古代文献里,可以看到被称为“土蜘蛛”的蛮族。日本古代传说,土蜘蛛就是当时与大和族朝廷不和而藏匿在深山中的原住民,死后怨灵所化作的妖怪。

在众多的影视作品中,蜘蛛也往往成为妖魔化的对象。《魔戒》中矮人们与巨蜘蛛的惊险搏斗;《蜘蛛梦魇》中,蜘蛛象征着主人公孤寂、凌乱的心灵。《蜘蛛侠》虽然塑造了一个与蜘蛛有关的英雄形象,但这位英雄只利用了蜘蛛的超能力,瞬间制造出一条能在高楼大厦间荡来荡去的安全带。蜘蛛侠汲取的绝不是蜘蛛凶残、狠毒、邪恶的性格。 雌蜘蛛往往是狠毒女人的象征。这可能与蜘蛛的繁衍方式有关。当雄性赤背蜘蛛将输精器官插入雌蜘蛛体内时,会以前肢为支点倒立,让身体悬挂在雌蜘蛛嘴边。它一边注入精液,比它身体大200倍的雌蜘蛛一边开始咀嚼它的尾部。

《西游记》第七十二回盘丝洞七情迷本 濯垢泉八戒忘形。盘丝洞的女妖精是七个得道的蜘蛛精,号称七仙姑。她们使用的都是三尺宝剑,经常变成美女兴妖作怪,祸害人畜,打斗激烈时,就敞开怀,露出雪白的肚子,肚脐眼丝绳乱冒。她们用这个法术捉住唐僧和八戒,想吃圣僧的肉长生不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样的象征意义,一些女孩会在身上纹一只蜘蛛,也许是想警示靠近的异性吧。还有一部描述妓女犯罪的纪录片,称为《红蜘蛛》,也许是同样的象征吧。

在蜘蛛的象征意义上,中国文化与众不同。似乎中国文化总是能激发正能量。
在中国文化中,蜘蛛是祥瑞和智慧的象征。
我们不妨从“蜘蛛”的名称来考察一下。“蜘”中有“知”,同“智”。蜘蛛能结网捕虫,古人认为蜘蛛“禀妙造于化灵”,蜘蛛似有智谋。“蛛”中有“朱”,同“珠”,蜘蛛体型又圆又小,如同“珠子”。以“珠”相称的其它圆形事物也都是美好的意象,“蛛”包含了人们对蜘蛛的赞美之意。这赞美就在于蜘蛛似乎有令人羡慕的智慧。因此,“蜘蛛”可理解为“智珠”。正如一首民谣所描绘的“小小诸葛亮,独坐中军帐,摆下八卦阵,专捉飞来将。”真是惟妙惟肖。
在相当长的历史中,中国人常把蜘蛛和喜鹊相提并论,视之为“喜虫”,认为蜘蛛可以报喜事,带来好运,或者能预告“有朋自远方来”。全国各地普遍的“蜘蛛报喜”习俗中所指的蜘蛛是一种体细长、色暗褐、足很长的小蜘蛛,在古书里常被称作“蟢子”。在《尔雅》里叫做“蠨蛸”。
如果我们考察一下“蜘蛛报喜”的风俗,会发现不但地域广,而且历史长。
汉代《西京杂记》载:“乾鹊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南朝刘勰《新语》提到“野人昼见蟢子者,以为有喜乐之瑞”。唐诗中写道“少妇比来多远望,应知蟢子上罗巾。”宋代苏轼《南乡子》:“粉泪怨离居,蟢子垂窗报捷书。”元人郑光祖《倩女离魂》第三折“喜蛛儿难凭信,灵鹊儿不诚实,灯花儿何太喜。”明代字典《正字通》:“小蜘蛛,微红,长者俗呼为喜子。”清初刘献廷《广阳杂记》载“又有喜蛛堕于前,色烂然如白银。”可见,“蜘蛛报喜”的风俗源远流长。

蜘蛛作为一种能给人带来吉祥的小虫,本身又善于织网,像妇人织布一般,再加上蜘蛛在古代又是很容易找到,所以在七夕时,用它应巧、乞巧也就有了可能。蜘蛛乞巧的风俗大致起于南北朝之时。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说:“是夕,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初唐诗人宋之问《七夕》诗“停梭借蟋蟀,留巧付蜘蛛”,晚唐诗人李商隐《辛未七夕》诗“岂能无意酬乌鹊,惟与蜘蛛乞巧丝”,都是对这种风俗的记录。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说:“七月七日,各捉蜘蛛于小盒中,至晓开;视蛛网稀密以为得巧之侯。密者言巧多,稀者言巧少。民间亦效之。”宋朝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说,七夕“以小蜘蛛安合子内,次日看之,若网圆正谓之得巧。”宋周密《乾淳岁时记》说:“以小蜘蛛贮合内,以候结网之疏密为得巧之多久。”明田汝成《熙朝乐事》说,七夕“以小盒盛蜘蛛,次早观其结网疏密以为得巧多寡。”
由此可见,同为“蜘蛛乞巧”,南北朝视网之有无、唐视网之稀密、宋视网之圆正,历代“蜘蛛乞巧”的方式存在差异。至今,浙江、安徽等地还保留着“蜘蛛乞巧”的习俗,可以看作是唐代乞巧方式的遗存:在小盆或小盒中放人蜘蛛,次日晨看其结网的疏密来定巧拙。蜘蛛对于妇女来说,在七夕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不光带来吉祥,更能带来灵巧的女红技艺,可见蜘蛛确实被视作吉利的小虫。
中国人传统上喜爱蜘蛛,认为蜘蛛喜庆,因而蜘蛛不光在诗词曲等文学作品中留下了身影,甚至还出现在一些瑞图中,齐白石就有“喜蛛”图传世。而最典型的是“喜虫天降”图,谐音“喜从天降”。画面最上方是一张蜘蛛网,其下长长的蛛丝上吊着一只大蜘蛛,蜘蛛是喜虫,画面正是寓从天降“喜”之意。任伯年也有一张“喜从天降”图传世。蜘蛛靠自己织成的网就可以自给自足,网罗他物,所以古人也喜欢画蛛网与他物共同构图,以寓喜庆之意。如宋人易元吉画的《蛛网攫猿图》,更普遍的是《天中集瑞》图,以蜘蛛和蛛网为中心,下有枇杷、大蒜、菖蒲等物构图,象征瑞气汇聚。

以上我们从世界各主要文化、中国文化中的神话、传说、民俗、艺术作品中分析了蜘蛛的象征意义。下面,我将结合案例分析蜘蛛的另外两个象征意义:死亡与控制。

『 案例一』蜘蛛意象 与 死亡象征(笔者的真实经历)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一日凌晨四点左右,我做了这样一个梦:
在奶奶家的老房子(黑龙江省鹤岗市郊区),奶奶、大姑在西面的山坡上拾掇菜园子。我在院子里闲逛。突然,我预感(担心)房子和牛棚之间的电线上可能会有蜘蛛(小时候这里经常有大黑蜘蛛)。我回过头(面朝东)来一看,果然!两个蒜头大小的黑蜘蛛一左一右趴在两张蜘蛛网上,我吓得在原地不敢动弹,紧张得快窒息了!我想会不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呢?我斜眼一看,老房子的房檐上五六只河蟹大小的蜘蛛(又像大河蟹)正一字排开向房门的方向爬去。我吓得大喊:“啊!”嘴巴一直张着。奶奶和大姑从房门出来,看到这一幕,很惊讶,但并不像我这样害怕。她们把蜘蛛弄进菜锅里用火燎。过了一会儿,她们把菜锅里的东西倒在了地上,我看到了被煮死的蜘蛛,棕色的汤水,还有一些类似于蘑菇或茄子柄的棕色枝条(就像蜘蛛的腿)。大家看到蜘蛛死了,就把倒掉的残渣收回锅里,似乎想继续食用。我觉得非常恶心!一直“啊!啊!啊!”地大叫着,直到从梦中惊醒。我觉得嗓子很干。
醒来后,我于四点十四分记录下整个梦境。然后继续睡觉,早晨醒来后又根据记录和回忆画了一些意象。

首先,我对“黑蜘蛛”这个意象做了一些联想。
第一个浮现出来的画面:
八九岁时,我上小学二/三年级,有一天早上,我正对着大衣柜的镜子扎红领巾,突然发现我的左侧锁骨处有一只黑色的蜘蛛,我吓得一动不敢动,身体僵硬地、小心地挪到炕前,叫醒还在睡觉的母亲,母亲用手把蜘蛛摘下来,甩在地上就继续睡觉了。
似乎从那时起,一见到蜘蛛,我就习惯性地缩起脖子,闭紧嘴巴,害怕它会爬进我的嘴里。而且,一见蜘蛛,只有除掉,才会安心。
十三四岁时,我上初中,一个傍晚,在奶奶家的院子里(梦境中的院子),一只很大的黑蜘蛛就挂在电线上,我用石块不停地打它,但每次都擦身而过。直到蛛网被打烂了,蜘蛛“命悬一线”地挂在半空中,我找来一根木棒,像打棒球那样,瞄了一会儿,然后狠狠地抡了过去,我感觉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残余的蛛网挂在了木棒上和我的手臂上。我确信蜘蛛没被打中,我直直地僵在那里,直到隐约感到手臂上有东西爬上来(也许是错觉),我吓得扔下木棒跑回屋里,迅速脱下外衣,不停地抖动,但什么也没有,这让我更加不舒服。
这样的“遭遇战”还有很多。
大学三年级,我回老家复习考研究生,临时把北面的一间屋子改成了书房,由于里面又湿又冷,就放了一个电热器。我在地板上发现了一只蜘蛛,顿时不安起来,我用笤帚把它捉住,扔到了火红的电热器电阻丝附近,吱喇一声,蜘蛛瞬间被烧成了一股烟,我闻到了蛋白质烧焦的味道,我突然非常后悔和不安起来,因为,这可能意味着蜘蛛进入了我的体内。
我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怕蜘蛛,它为什么常出现在我的噩梦里,这个意象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发生的一切,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早晨,妻子正在忙家务,我和儿子在书房里玩沙盘游戏,不知道为什么,我选择一座带着骷髅的墓碑,还拿着给妻子看。这件沙具除了墓碑、骷髅以外,在墓碑的前面靠下,正是一只蜘蛛。
中午,天下起雨,我和妻子带着儿子到妻子的单位(一所中学)自行车棚中玩滑板。我一个人坐在汽车里看着她们玩,这时手机响了,是妹妹打来的。妹妹说:“哥!你在忙什么?能回来一趟吗?爷爷病了。”然后,那边传来哭声。我突然意识到爷爷可能不行了。几分钟后,妈妈打来电话,那边传来了奶奶、妈妈和其他亲友的哭声,我也哇哇地大哭起来……
我带着妻儿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老家,爷爷已经毫无征兆地突然去世了。第二天,我们在殡仪馆看到了爷爷,他安静地躺在那里。我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当天夜里,我梦到了巨大的黑蜘蛛向我爬来,我被吓醒了。

现在我知道了,“黑蜘蛛”象征着我的个人无意识中的“死亡情结”,我对死亡的焦虑和恐惧。而且在人类的集体无意识中,蜘蛛确实是一种象征危险、死亡的原型意象。现在可以回到开始的那个梦了。
下面,我尝试着使用意象体现技术分析这个梦。
首先,重新回到梦境。
我站在奶奶家的院子里,像是夏天的下午,天气并不热,没有强烈的阳光,但还没黑天,就是下午的感觉。我面向西面,能看到西面上坡上的松树林、树林下面的菜地,我和菜地之间是用红砖垒起来的温室大棚。我的左面是用红砖垒起来的牛棚,有黄色的、油漆斑驳的铁门。我的右面是爷爷、奶奶的老房子,黑色茅草房顶,土坯的墙,低矮的蓝色窗户,白铁皮包裹的木门。房子和牛圈之间有一根电线。电线在我后脑勺的上方。我回过头来,看到两只黑色的大蜘蛛正趴在网上,其中左面的那只看得很清楚,黑黑的一团,一头蒜那么大,爪子还不停地、快速地动。我感到双手发麻、尾椎骨发凉、左侧锁骨有异物感,总想缩脖子,我感到嘴巴闭得紧紧的,有点儿恶心的感觉。我往右看时,看到一串儿像河蟹那么大的黑蜘蛛,正在沿着房檐的边缘往房门的方向爬。我感到很惊讶,似乎是早就预感到了这些家伙会在那里,但只是惊讶而已,并没有刚刚看到蜘蛛时的惊恐。我大喊起来,心里着急,又怕它们爬到屋子里去,又不敢靠近,很无助。这时,奶奶和大姑从屋子里出来了,她们很平静、似乎没看到我害怕的样子。我站在原地,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切。大蜘蛛进到了菜锅里,是家里常用的那口大黑锅。过了一会儿,她们把菜锅里的东西倒在了地上,我看到了被煮死的蜘蛛,棕色的汤水,还有一些类似于蘑菇或茄子柄的棕色枝条(就像蜘蛛的腿)。大家看到蜘蛛死了,就把倒掉的残渣收回锅里,似乎想继续食用。我觉得非常恶心!一直“啊!啊!啊!”地大叫着,直到从梦中惊醒。 看到蜘蛛被煮死时,我似乎并不感激奶奶和姑姑,反而有些埋怨她们没有安慰我一句。我想试试运用“转换”,从奶奶和大姑的视角,感受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姑蹲在地上,双手捏着菜锅的右侧“耳朵”(把手),把菜锅向左侧倾斜,眼睛盯着锅里的东西。我以同样的姿势感受着大姑,似乎转换慢吞吞地发生了,我能从大姑的身体里来感受了。“我要集中精力炖好这些菜,这是晚饭,偶尔掉进来一点儿脏东西,得把它澄出去,我并没有看到站在一边的吓得够呛的侄子。” 分析:黑蜘蛛的意象象征着我的“死亡情结”;奶奶和大姑的意象也许是我的阿尼玛。面对“死亡情结”,我的阿尼玛视而不见。我感到委屈!在我的心灵中,我的阿尼玛并没有给我足够的力量,帮我克服对死亡的焦虑和恐惧。我怨她。
这时,我想起来自己五岁时的一场“劫难”。
五岁左右,我和父母、妹妹、爷爷、奶奶住在老房子里。一天,我的三姨夫带着一些工人、开着翻斗车给我们送煤炭。我和妹妹、邻居家的伙伴看到翻斗车很兴奋、老远地就往车的方向跑。这时正赶上工人们要放下汽车侧面的挡板(厚重的钢板),我已经钻到了汽车下面,挡板向我的脑袋拍下来,那一瞬间我看到大人们惊恐的表情,就下意识地猫下腰,挡板砸了个空。我站直身子,弹回来的挡板边缘的铁钩扫到了我的头顶。我只记得很多血流到了我的大腿上,我嚎啕大哭着,三姨夫抱着我往家里跑,把我放在了地上。大家用各种布把我的头裹起来。
爸爸“抢”了一个村干部的摩托车(那人不肯借),妈妈抱着我坐在后座,飞快地去了医院……
我确信这个创伤性事件是形成我“死亡情结”的关键。而我与阿尼玛的关系:埋怨、委屈、冷漠又从何而来呢?
我记得在摩托车上,妈妈对我说的话是:“让你淘气,看我怎么揍你!”爸爸一边疯狂地骑着摩托,一边骂妈妈:“净他妈说那没用的!”
我当时的感受是:很委屈!埋怨妈妈既没照看好我,又不心疼我,反而骂我!
后来,我一直对母亲保持着这一印象。
我的“死亡情结”时时刻刻影响着我的生活,让我过分地谨小慎微,缺乏安全感。我总是评估每件事出现危险的概率……无论如何,这已经是我心灵的一部分了,而且影响着我的人格。

『 案例二』蜘蛛意象与控制象征
来访者是一位初中男生,由其母亲带来咨询。来访者的母亲反应孩子越来越不听话。半年内,来访者由故意气母亲,到顶撞母亲,再到母子冷战,最后演变为肢体冲突。母亲自述,从小到大,对孩子的照顾无微不至。但在来访者看来,母亲事无巨细、唠唠叨叨、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笔者带来访者做了五次沙盘游戏。其中第二次、第四次生动地体现了蜘蛛作为一种控制欲很强的母亲的象征。

在这幅沙画中,来访者首先在沙盘的左上放了一只蜘蛛(用塑料镊子夹到沙盘里),然后在蜘蛛的面前摆了一只搞恶作剧的蓝精灵,似乎在故意捉弄、激惹蜘蛛。接着在蜘蛛的左前方摆了一只正在梦游的蓝精灵,似乎要“催眠”蜘蛛。接着又在蜘蛛的左侧、后侧、右前侧分别摆了拿着长矛、棒球棒、弓箭的蓝精灵。
作品完成后,来访者自述感觉轻松多了,简直是扬眉吐气。
我们不难发现,沙画所呈现的意境与来访者的现实处境非常吻合。我当时想,这只蜘蛛可能象征了母亲吧(但只是想想,并没有贸然去问来访者)。
第四次,来访者来时,母子冲突已经进一步升级。母亲训斥儿子不听话、没良心,让人失望;儿子则讽刺母亲“更年期遇到青春期。”
来访者首次提到,同样讨厌“变态”的女班主任。

在这幅沙画中,来访者首先在沙盘的中央摆了第二次沙盘中出现过的蜘蛛,然后又在蜘蛛身后摆了两只蝎子和两只龙虾,来访者后来解释说,由于没有那么多蜘蛛沙具,只好用蝎子和龙虾来代替,也就是说这是五只蜘蛛;接着,来访者在蜘蛛们的正前方摆了一位手持宝剑和盾牌的英勇骑士,骑士有两个伙伴,一个是右侧的会喷火的龙;另一个是能喷杀虫剂的“独眼龙”。骑士身后是第二次沙盘时出现过的五只蓝精灵。
从沙画中,我感受到母子冲突升级了。母亲似乎找到了盟友;儿子也搬来了救兵。当然,这些也许是实际情况,也许象征了双方情绪的增强吧。
为什么来访者会选择蜘蛛呢?我想这也许和蜘蛛意象的另一个象征意义有关——控制,尤其是母亲的控制。
还是先从蜘蛛的习性说起吧。
雌蜘蛛产卵前,先用蛛丝做产褥。在上面产卵后,再用丝覆盖。幼蛛出生后会一直呆在卵袋里,要在卵袋内经一次蜕皮后,才离开卵袋。雌性蜘蛛在编成卵袋后,有的即时死亡,有的在幼蛛脱离卵袋后,继续生活一段时期才死亡,有的被自己孵出来的幼蛛咬死为食。
如果从心理分析的视角来看,雌蜘蛛对幼蛛的爱是伟大的、无私的。但如果爱得过了头就会变成压力,就像幼蛛经历一次蜕皮后就要离开卵袋一样,如果不让它们离开,幼蛛会是什么感受呢?也许来访者就像那只正在蜕皮的幼蛛吧。
本文从生物学、进化心理学、神话、传说、民俗、艺术以及心理分析案例的不同角度分析了蜘蛛的象征意义。总结起来就是:凶残、狠毒、邪恶的象征;祥瑞、聪慧的象征;死亡的象征及控制的象征。似乎充满了逻辑矛盾和歧义,但这就是象征。
参考文献:1. 戴维.方坦纳.象征世界的语言.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2. 汉斯.比德曼.世界文化象征词典.漓江出版社,1999.

 

 

内容来自网络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