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容易对最亲近的人发火?》
2016-9-10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情感,关系

 为什么我们容易对最亲近的人发火?
     宁丽 万生心语

 

愤怒的目的不在于攻击和伤害别人,而在于保护和表达自己。

 


前段时间,朋友圈有篇文章叫做《深到骨子里的教养,是不对亲近的人发脾气》。我忍不住看了一下里面的大概内容,很有感触的是关于对最亲近的人发火给对方带来的伤害。就像文章中写的“我们失控的脾气正在变成身旁最亲近的人的绝望之井”。

我的母亲是一个在外人面前特别和善,在家人面前特别情绪化的人。她常常觉得自己很委屈被伤害,郁郁寡欢的情绪弥漫在家里,让我们不敢独自快乐。我的老公是个藏不住事、也藏不住情绪的人,他的情绪来得特别快、也特别强烈,发泄完后就立马晴空万里。
 
前段时间的我处于特殊时期,我自己的情绪本来就不高,再加上我老公隔三差五因为一点小事跟我甩脸子发脾气,让我简直要疯掉。他的愤怒就如用刀子在我身上割肉一样。很多次因为他的情绪问题,我都想过离开他独自生活。就如同我为了摆脱母亲的情绪对我的伤害宁愿不要她的一切照顾一样。
 
我也曾无数次的跟老公探讨过他的情绪问题,毕竟不想因为要倒掉脏了的洗澡水而把孩子也倒掉。也曾想尽办法让他意识到他的情绪问题给我带来的伤害,例如把《深到骨子里的教养,是不对亲近的人发脾气》的链接发给他。但是他就是无法“改过自新”。
 

一次团体心理治疗的培训课上,培训老师在讲到组员的入组目标,刚好用愤怒来举例。老师说:短期目标是在发脾气之前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愤怒,能够识别自己的哪些反应可能预示自己要发脾气了,从而做出一些改善措施减少发脾气的次数。这个目标至少需要半年的团体治疗。如果要达到理解自己的愤怒背后未被满足的需要和核心信念,达到对之前容易导致自己愤怒的按钮事件失灵,那么至少得需要一两年的团体治疗。我突然意识到对于容易发脾气的人来说,不发脾气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意识到愤怒情绪的管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事情后,我也曾苦口婆心地劝他去参加团体治疗,处理他的情绪问题。但因为钱的问题及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危害性和紧迫性,迟迟没有行动。我也深知即使老公参加团体治疗,他要做到对自己的愤怒有所了解和认识的程度,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日子终究要过,我无法改变他,我只能从自己这里做些改善。


 ▼

我查了很多关于愤怒的资料,对我很有帮助的是一次听到一个老师说:母亲作为孩子情绪的容器,需要具备一个将孩子的情绪加以转化的功能;如果我们无法转化孩子的情绪,那么这个容器终有一天会被摧毁的。换言之,如果我能将我老公的愤怒情绪加以转化,那么我因此而受伤的程度就可以大大降低。那么如何去转化呢?当别人跟你表达愤怒时,以下几点可能帮助我们降低伤害程度。

第一:表达出来比压抑要好,哀莫大于心死。很多老公会很烦老婆成天对他挑三拣四,各种埋怨。如果有一天他的老婆不再对他表达不满和埋怨了,那么很可能这个女人已经在心里放弃了这个男人。关于这一点我老公也常常在发完脾气后跟我说到,因为把我当成最亲之人所以才敢、才会在我面前发火。

第二:愤怒是个情绪的外壳,它里面其实是一些没有被满足的需要:没有被理解,没有被看到,没有被认可等等。也就是说愤怒的人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他渴望被你理解,被你认可,被你看到。

这一点我也深有体会,我老公常常会在跟我吵架发脾气的时候,才会说到感觉自己的辛苦和价值从来就没被我体恤过和看到。

另外,我老公是那种对直接提出自己的需要和渴望都极其羞耻的那种人。他太过于习惯用愤怒、埋怨、语言攻击对方来唤起亲人的关注,是那种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干的多,但是因为脾气臭,总捞不着好的那伙人。
 
第三:表达愤怒的真正目的是渴望更加亲近和亲密。每次我老公在跟我发完脾气后,我们常常会就此进行一场深谈,深入的袒露各自在夫妻关系里面的不容易和渴望,逐渐对彼此有更多的重新认识和理解,不过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第四:情绪发泄出来后,理性思考才有空间。关于这个部分在我老公身上特别明显,他内心那股邪火没发泄出来之前是完全无法用脑子去思考的。
 
第五:愤怒情绪背后往往藏着一个歪曲的核心信念。最近,我越发感觉出老公在跟我发脾气的时候,常常觉得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事情,所以才导致他发脾气的。换句话说,他常常把有关他自己的很多事情的主宰权放在了别人手里。例如,晚上睡觉,他总觉得只有我跟孩子早睡他才能早睡,而实际上他完全可以跟我说“我工作累了,要早睡”然后早早的睡下。而不是一直看电视等我跟孩子睡下后,才骂骂咧咧的去睡。

第六:愤怒和骂人背后更多的是一种失望和无可奈何。最近我家娃出现明显的第一个逆反期的症状,有时候把我们气得火冒三丈。有时候孩子爸就骂她,什么难听就骂什么。于是我就问他“你是因为生她的气,但又拿她没办法所以才会骂这么难听的话吗?”,他突然停顿了一下说“是啊!”。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在跟我发脾气时说那么难听的话。当时觉得他是小题大做,不可理喻。现在明白那是他在表达自己的失望和无奈。

第七:一个人的愤怒往往是两个人互动的结果。最近突然发现我老公有种再回到当初我们刚结婚那会的倾向,脾气温和了很多,也更加体贴。但同时我这边对他的理解和感激也越来越多,这就如同良性循环一样——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

 ▼

说完我老公的愤怒,再来说说我自己的愤怒。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是一个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愤怒,无法表达自己的愤怒的一个人。在疗愈和母亲的关系这段旅程中,我经历了三个过程。

第一个阶段是情感的奴隶阶段:我总是觉得母亲是完美伟大的,她为了我牺牲了太多,我需要用尽一生去偿还和让她幸福高兴。如果母亲不高兴,生气发火那是我惹的,是我做错了事,才导致她那么伤心委屈。那段时间我被自责,愧疚,自卑深深折磨。

第二个阶段是面目可憎的阶段:那就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母亲是个撒谎者,她对我的爱有太多瑕疵、私欲、控制的成份。我于是疯狂的恨她,不顾及一切的让我的愤怒爆发出来。

第三个阶段就是为自己负责,做自己情绪的主人阶段。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个成年人,对自己的意愿、感受和行为负有完全的责任,但是无法为他人的情绪、行为负责。同时我还认识到,我无法牺牲他人来满足自己的需要。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对母亲过高的期待是不现实的,也意识到母亲的局限性。
 
在疗愈跟母亲的关系的心路历程中,我在上面三个过程中来回反复。并且逐渐扩展到我与其他的人的人际关系中。在这个过程中最深刻、最难的一个阶段就是允许自己愤怒。我曾经在《恨被点燃后,爱就不远了》一文中描述了这个阶段的困难,那种不敢明目张胆的表达恨,恨完以后还容易自卑、内疚,但又抑制不住的恨之间的纠结和矛盾。

当我了解到:很多对童年创伤的临床经验显示,愤怒具有疗愈的价值,童年创伤者恢复过程中肯定会有愤怒或者暴怒阶段,愤怒强烈程度和康复预后良好程度成正比。愤怒是破坏者,不破不立,它会帮我们突破一切的阻挡让我们内心被压抑和尘封的感受、需要慢慢流淌出来。从而让我们有机会通过自己的感官去重新认识和建构世界。我才慢慢允许自己去恨,去体验自己的愤怒。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
愤怒的目的不在于攻击和伤害别人,而在于保护和表达自己。就着愤怒去评价指责别人,往往容易引起他人的攻击。愤怒的表达方式就是拒绝,拒绝做他人生活的拯救者,拒绝做他人情绪的奴隶。
 

目前的我跟愤怒相处的方式是:

首先,允许自己愤怒,通过一个安全的方式(写日记,接受心理治疗,找一个靠谱的朋友倾诉)去让自己的愤怒疏泄出来。

其次,慢慢去理解自己愤怒背后的需要、渴求和核心的信念。小时候,跟母亲的互动,让我形成了“因为我做错了事情才让她不高兴”的核心信念。在我的婚姻关系里也如此,每次看到我老公生气后,我就自动启动内在模式:他生气是在验证我做错了事情,于是开始各种辩解和争执。每次我都会因为他的愤怒,被激起强烈的对抗。加上他太过习惯于借助愤怒去指责、埋怨我,触发了我的自卑、自我否定的按钮。出于自己保护,我也常常以更加激烈的愤怒与之对抗。而实际上我真正想要的是老公的尊重和认可,而不是被他数落得一塌糊涂。

最后,学习一种社会允许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愤怒。这也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在团体中我能有所模仿学习:当别人侵犯我的人际界限时,我开始从最初的抱怨到直接拒绝对方的不合理要求;当我内心对他人有所求的时候,我开始直接表达自己的需要,而不是等待对方发现我的需要,同时也能接受别人的拒绝。


当我对自己的愤怒有更多的理解和认识后,我突然发现越来越能承接住别人的愤怒。尤其是在带领小组的过程中,组员对我表达愤怒时,我更能保持理性思考而不完全被对方的愤怒击晕。

也慢慢对我跟我老公之间的愤怒有所新的领悟。或许一直以来对于我老公的愤怒我都很恐惧、很害怕,因为一直以来我还没学会如何跟一个愤怒的人相处。所以每次他发火的时候,我要么也冲他发火,要么漠视他的愤怒。这两种应对的效果就如同火上浇油。如果我能够承接住他的愤怒,看到他愤怒背后的需要,做出一些他期待的改善。当然,这首先需要我做到的是不因为他的愤怒而自我否定,自我质疑,从而才有力量和空间去考虑他的需要。


(文:宁丽|万生心语专栏作者)

 

 

万生心语

微信ID:wanshengxinyu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