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总拿原生家庭说事儿,爸妈不欠你什么 》
2016-12-12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个人成长,原生家庭

 别总拿原生家庭说事儿,爸妈不欠你什么

 

/1/
女友离婚后,不好好反省以及撕咬前夫,跑去她爸妈家上房揭瓦,大吵一架。
我也不是很理解她的这种迂回犯抽路线,只能安慰前来告状的伯父伯母:放心,我帮你们撕回去。

女友一脸恶毒怨妇状跟我说:他俩倒是恶人先告状了。告诉你,我有今天,全是他们的错。
女友的父母是传统问题家庭集大成者。上一辈人有的恶语相向、出轨打架、胶着折磨,都在他们家百花齐放,百架争鸣。
他们也具备最核心的问题:虽然感情不好,但是对女儿爱得入骨,那是统一战线。
他们囿于自己的阶级和眼界,并不明白对于孩子的成长而言,一个破碎的家庭,不如一个快乐的单亲家庭,他们艰难维系的初衷还是“为了孩子”。
小三跑上门,三个人打成一团,日子还得过。
婚,离不得。
大约等女友大学毕业成年后,他俩才消停下来,少来冤家老来伴。但,童年的鸡血遍地已经在女友心中投射了不可估量的阴影。
所以女友对感情对婚姻,总是抱着一种不信任不温暖的态度。未婚前有个很好的男朋友,总是要时时保联,三分钟不回复就是外头有人。
吵起架来丝毫不含糊,怎么难听怎么来。事后再哭得肝肠寸断求和好。这般歇斯底里,谁能招架。
磕磕碰碰吓退了一打男朋友,最终她嫁的人,横竖配不上她,但是她就觉得:比我低一等,才能老实巴交,才能百依百顺,才能控制得住局面啊。
事实上任何男人都有底线,也有自尊,触底必然反弹。她那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前夫出轨后,还大言不惭戳了女友一句:你就跟你妈一个德行,我们都是活生生被你们逼出去的!
所以,高级知识分子的女友急了。赶走前夫后,回忆过往,越发觉得他说的对,这一切,还不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原罪?
原生家庭这个词这两年如火如荼地吹遍神州大地,就像万能解药,能让人从任何角度和立场,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自卑,是因为打压式教育。
焦虑,是因为高要求教育。
内向,是因为强势教育。
混不吝,是因为缺乏关爱教育。
混不好,是因为没有健康人格教育。
反正,丑恶面和原生家庭迥异的,就是缺失性,和原生家庭相似的,就是习得性。千错万错,都是原生家庭惹的祸。
女友所怨怼的,就是在原生家庭里习得的敏感多疑、情感失控。她缺乏原生家庭应该给予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可是,一个成年人撞过那么多次南墙,你还好意思让你父母买单?
我们容易犯得第一个错,就是希望不活成父母的样子,可终究步了后尘。你说,那是前人的错,但又为何不调整步伐,另辟阳关大道呢?
既然已然抽丝剥茧,得知此类行径不妥,此类缺失要竭力填补,为何把注意力和火力集中在父母身上呢?

/2/
另一个女友跟我抱怨她刚出来工作的表妹,有天走火入魔,一改勤俭致富的脾性,买了几万块的包。

问她为何丧心病狂,她理直气壮地说姐你知道吗,就是因为我童年父母太节约了,让我长大了也精打细算,日子过得无比苦闷。原来这就是我在原生家庭中习得的,我要打破这种牢笼和枷锁。
你的牢笼是你两三千块的工资和野鸡大学毕业生的身份好吗?我女友暗暗腹诽,并无可奈何给表妹打去2000块救济费。
对比那个离婚的女友,这个表妹之言滑天下之大稽,假若父母富裕,刻薄穷养,那还尚可有词,可她父母明明对自己更苛刻。
女友说只有表妹放假,家中才有肉花儿下菜,平时仅仅粗茶淡饭,喂饱自己了事。
她也看不到自己父母为了她上野鸡大学,恳求女友帮忙找人打点的模样,一叠看起来封箱很久的陈旧人民币,塞给女友眼巴巴央求:我们知道打点是需要花钱的,不够还有还有,还请多帮忙。
比起真切受过童年创伤的人,更恶劣的人是,一副死猪不怕烫的吊儿郎当,打着原生家庭的幌子,找到了千载难逢的借口,好去挥霍、放纵、堕落。反正,最后父母还是会全然买单。
其实心理学上原生家庭的概念和内核,本旨是让人通过原生家庭的剖析,与父母达成和解,那么,也会与童年的自己和解,达到自我认知的完善,再以这样的健康人格,去惠泽后代。这才是心理学运作的良性循环。
然而,我也做过那个略知皮毛,就大作文章的人。

/3/
上心理学课程,第一课上的就是原生家庭章节。老师让我们大家画一棵树。我画了小小的一棵三叶草式的小树,并在上面歪七扭八的添置了三个苹果。

老师点评我的小树时说:你看,树很小,表示你很自卑。苹果两个大的在上方,一个小的在下方,说明你从小就是被压制被打压的。
这份科学解析很快就派上用场了。我暑假回南京和父母相聚,远房表哥来串门,他刚从美国考查回来,给我们每个人都带了礼物。
我爸妈兴许是拿人嘴软,开始攀高踩低。
你说你哥多出息啊,我们家唯一的博士。学校里每年做科研大笔钱,还有寒暑假管孩子父母,我姐姐好福气。
哪像你,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什么时候能让我们不操心。
我立即就炸毛了,当着表哥的面就反唇相讥:是,你们不就是不能选择才只能养大我吗?不好意思我也是被迫选择你们的。不想操心别操心了。
说完我就夺门而出,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屋子人。
晚上躺在房间生闷气,爸妈推门进来。我已经进入了腥风血雨备战状态,毕竟白天我让他们颜面扫地。
谁知,爸妈竟是安然坐到我床边,轻声细语地问我:吃过饭了吗?
我被这态度骤然转变弄得不知所措,竟有一丝愧意:在外面吃过了。
在紧接着的尴尬沉默中,我索性先发制人,指责从小他们喜爱在外人面前驳得我一无是处,如今我做什么都如履薄冰,自怨自艾,就是因为原生家庭种下了自卑的因。
我爸妈听得目瞪口呆:
我们只不过在外人面前要谦逊,可是谁不晓得你是我们的骄傲啊?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从那以后,我断然感受到,父母对我的态度有所转变,与其说他们变得通书达礼,不如说,他们开始像童年的我一般,看脸色行事,有些战战兢兢,有些手足无措。
回港的那天,我心情复杂的和父母拥抱告别。瞥见妈妈黑白掺杂的发梢,感受爸爸僵硬瘦削的肩胛,强行抑制自己泪腺的崩溃。
他们不再是那对说一不二、疾言厉色的壮年夫妻。他们只是一对唯恐女儿生气,又不舍女儿离别的老人。
他们把我养到这么大,健康优渥。我远嫁高飞,牵肠挂肚。所以,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而我又做了些什么?
/4/
回到香港,又做了一回主港办事处主任。远道而来的朋友看到我两岁的小女儿,忙不迭地称赞:这丫头真是太漂亮可爱了。

我不假思索地说:漂亮有什么用,蛮得人牙痒。可别当面赞她,她读得懂大人的喜欢,会越发肆无忌惮。
话刚说出口,愕然失神:这不就是我父母的翻版吗?
我女儿一岁说唐诗,两岁流利英文,长得圆乎乎胖嘟嘟,我怎么不对她爱得掏心置肺,怎么不把她当成夺目明珠来傲娇。我只不过希望她能不傲然无恃,能不拘于外貌,得到更多的自我突破。
更何况,我只把她当成最亲的心头肉,才能在外人面前毫无掩饰地贬低。
我始终还是没能逃过父母的印记,至此恍然隔世,各种深意了然于心。不是不爱,恰巧是深爱,才不容差池放大每一个可能纵坏我的细节。
如若她将来也如我一般叫嚣怒吼,我该如何自持,如何把心掰成一片片给她看我的苦心和深情?
想至此,不觉意兴阑珊,朋友的话语再听不进,只想起机场告别时,我父母那份欲说还休的可怜状。
他们不懂表达自己,也不会笔伐口诛,据理力争。只能默认那份责备,像两个无措的小孩。
原生家庭是我们的根,无论我们从那里吸取了多少糟粕和精华,根养活了我们的枝繁叶茂。他们给了我们指向分离的爱意,这份爱意不一定全对,但一定纯粹无私。
为什么要揪住那些无心犯错,而不去感恩含辛茹苦呢?对于他们来说,终其一生,不期望你风光反哺,不期望你床前尽孝,最渴望得到的回报和欣慰,不就是听到你亲口肯定:
幸好小时候你们教会了我勤俭
幸好小时候你们教会我了谦逊
幸好小时候你们教会我了家庭的重要性
幸好我有你们
还有什么错,是不能够被原谅的呢?

--------------------------------------------------------------------------------
来源:美亚在港村 , ID:meiya012。作者:美亚,专栏作家,《南都周刊》香港特约撰稿人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