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真疼!》
2017-2-15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亲子,情绪

拒绝真疼!

 韩媛媛
一天带着笑笑(我的孩子)去大学的操场去锻炼,操场上有好几个差不多同龄的小朋友。笑笑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一片。后来又发生了一些”口角争端“,笑笑很强势地和一个小朋友吵架后,转向一个小哥哥,邀请他和自己一起玩。没想到那个小哥哥直接说:”我才不和你玩呢!“笑笑顿时遭遇晴天霹雳,一脸哀痛地哽咽着对我和他爸爸说:”小哥哥说不和我玩.......“笑笑爸爸大概也不满意刚才笑笑的”强势“,这时觉得是教育他的好时机,就很不客气地说:”要是我我也不跟你玩!“
停!停!停!
 
我们在生活中,会遭遇一些情感创伤,这些创伤会让我们内心受伤、流血。在所有的情感创伤中,最常见的就是拒绝了。我们从小到大大概已经经历了很多明显的和不明显的拒绝了,比如我们没有入选申请的社团、球队,被同学孤立或者排斥,遭到来自同学的嘲笑或欺凌,接到了来自申请工作的公司的拒绝函,被想要约会的对象的拒绝,没有被邀请参加派对,想加入一个小圈子却被漏掉,因为爱提意见而被同事们回避,总也等不来那个说好了的电话,爱人不想和我谈他的事情......
如果你问人们,他们遭受明显的拒绝时有何感受时,他们有人回答:像是胸口被刺了一刀,也有人回答:像是腹部挨了一记重拳。是的,被拒绝是有感受的,被拒绝的人能感受到一种尖锐的疼痛。大脑扫描显示,当我们经历拒绝和体验身体痛苦的时候,被激活的大脑区域是完全相同的。心理学家请人们将遭到拒绝的痛苦与身体上的痛苦进行比较时,他们会将遭到的拒绝的痛苦程度与自然分娩等同。
拒绝为什么会给我们带来如此的疼痛?答案在于人类自我保护的预警系统的进化。人类是群居动物,在原始时代,被族群或者部落拒绝,则意味着获取食物、受到保护和交配求偶的权利的丧失。遭遇这种放逐,相当于被宣判死刑。被排斥的后果如此极端,人类的大脑由此发展出相关的预警系统:当“被踢出群体”时,这个预警系统就会触发尖锐的痛感,以提示我们将面临极其深刻的危险!
被拒绝以后,人们通常会有以下几个反应:
愤怒和攻击性。被拒绝以后人们通常感觉愤怒,非常需要击打物体来发泄怒火。而对于此类愤怒感,我们通常并没有接纳,而倾向于一种消极抑制。如果拒绝明显而反复出现,就会造成真正的心理伤害,出现了伤害和自我伤害的攻击行为。比如被抛弃的恋人的报复行为、社会边缘人群的报复社会的行为、受欺凌的孩子自杀等等。
自我价值感下降,自尊降低。被拒绝以后,首先,人们倾向于个人化,把他人本不是针对个人的拒绝行为理解为对个体的行为,并据此总结出自己的一些缺点。比如遭遇裁员以后,有些人则坚定地认为是由于自己的某些不足或者不胜任导致了失业,但其实此次裁员只是公司的一个战略调整。其次,人们倾向于以偏概全,以这次偶然的遭遇来总结自己”向来如此“,”没有前途“。再次,人们倾向于自我批判,进而使已经受伤的自尊心进一步下跌。这在恋爱拒绝中特别显著。”我就不该说那句话“,”我不该喝那顿酒“,这些”关键性”错误举动根本不存在!而真实原因是缺少吸引力,或者不符合对象的要求而已。
归属感受到威胁。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就是要感受到被他人接受。如果人们的归属感很长时间内没有被满足,或者是遭受拒绝,或者是缺少建立支持性关系的机会,这对人们的心理健康是巨大的伤害。一个人过往遭受深刻而反复的拒绝的话,他将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归属”则成为他的人生难题。比如有身体残疾的学生,如果长期得不到同伴的接纳,这对他将是严酷的身心折磨。从这个角度来说,非常需要别人认可接纳的人,其实很不走运。
怎样处理遭遇拒绝之后的心理才是恰当的呢?
与自我批判抗争。我们常常为了搞清楚“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而夸大自身的责任,陷入自我批判、自责的痛苦深渊。要对自己客观中肯,要善待自己,不要执着于任何错误或缺点。一个很好方法是列出对于被拒绝一事你的各种自我批判的想法,然后客观公正地一一批驳。
恢复自我价值感。要不断提醒自己我们性格中那些被人认可、有价值或者令人满意的方面。比较好的方法是遭遇拒绝后,列出自己性格中最具有价值的五个特质。一定要肯为自己花时间,思考自己重要的品质:为什么这个品质对我如此重要,它是怎么影响我的人生的。
修补社交感受。社交支持能够缓解各种压力,尤其在人被拒绝以后,向我们的社交网络寻求帮助,用另一种方式来重建归属感。我们可以寻找更好的归属关系。环境的限定使我们对社交群体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比如我们会自然地亲近我们的室友、同事、孩子的玩伴等等。不过,这些群体可不一定是我们的最佳选择啊。选择那些和我们真正合得来的人们在一起,即使很少说话,都能感受到巨大的连接感。另外,我们需要常备的社交零食。遭遇拒绝之后,也许看一看亲人、朋友的照片,就能降低我们内心的疼痛感;看一看过去温馨的视频、信件、纪念品,也能有效温暖我们的内心。有人建议,去面试时不妨带一张最爱的人的照片。
自我脱敏疗法。我们越是接触那些令人不舒服或者不愉快的情况,就越会感到习惯,就越来越不会因此困扰了。如果不是重大的拒绝,比如邀请约会、求职、交友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试一试让拒绝们铺面而来的感受。此疗法的要点是在有限的时间内集中作出努力,时间不宜拖长,以免冲淡疗效。
 
回到操场上的一幕里,我抱住疼得要哭的笑笑,安慰他说:“小哥哥不和你玩,你特别难过吧?”他噙着泪委屈地哽咽。我指出了他刚才行为中的不妥,也教给他一些社交的方法,带他去了另一个小朋友很多的团体。我让他过去找他们玩,他问我:“要是他们也说不跟我玩怎么办?”他不敢去。我说:“那我带你过去,咱们试试行不行?”他答应了。我站在他身边,他默默地站在组织玩耍的叔叔旁边,叔叔扭头看到他,开心地说:“嘿,又一个小朋友来了!”笑笑高兴地冲我说:“叔叔说又一个小朋友来了!”那个喜气洋洋的小脸啊真像一朵向日葵。

参考书籍:情绪急救,盖伊.温奇。

(内容来自网络)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