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聚焦:“城市留守儿童”并非矫情的议题》
2017-4-17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

当我们提到留守儿童时,总会想到一些农村父母由于在外打工,把孩子留在家里托给老人照顾。其实城市也有留守儿童,表现为一些年轻父母在一线城市工作打拼,而把孩子留给生活在二、三线城市的祖父母一辈;也有些是因为在国外生活无法照料,就把孩子留在国内亲人身边。在专家看来,由于城市孩子的物质生活条件相对优越,“留守”带来的伤害常常被忽视。

当我们讲留守儿童问题时,其实指的是由于孩子与父母之间的物理距离而产生的心理距离,以及其他“生长痛”问题。其中一些“生长痛”,可以在时光中得到疗伤,也有一些“生长痛”在时光中发酵甚至愈发严重。从这一意义上讲,那些与父母分离的城市孩子,同样属于留守儿童。

在一些人看来,这些城市的孩子固然留守,但没有经济问题,因此把城里孩子称为留守儿童有些矫情。没有经济压力或许是事实,但对于孩子来说,成长远不仅仅是吃饱喝足这么简单,他们有情感的需求,需要父母长情的陪伴。而且由于城市“陌生人社会”的特性,很多城里孩子还缺少熟识的玩伴。在这些孩子身上,留守儿童特性同样存在,他们有着自己的烦恼,同样需要社会的重视。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父母也是孩子最好的玩伴。德国一家婴幼儿品牌2012年所做的调查显示,超过75%的中国0~3岁子女家庭,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带孩子。这段被父母忽视的时光,恰恰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时期,如果孩子此时得到充足的心理疗养,就能够获得充分的安全感。否则,就有可能终生走在寻找的路上。在一个大流动的社会背景下,很多人如钟摆一样随波逐流,并不都能过上想要的人生,有时很是无奈无力。但父母无论如何不能逃避自身责任,不能“用金钱补偿亲情”,以至于给孩子留下伤痕,给自己留下伤痛。

当一种现象具有社会性时,也就涉及到社会治理问题。一段时间以来,社会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农村留守儿童身上,也推出了一些办法。前不久,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副司长倪春霞透露,我国今年将首次摸清留守儿童底数——这也是方方面面重视的一抹侧影。但就其实际来看,整个社会在留守儿童问题上,还是说得多做得少,特别是用真情、出真招、见真效,能够制度性推广的举措尤其为少。如果把这些办法生搬硬套到城市儿童身上,显然属于“小师傅出乱拳”。

不必给留守儿童进行严重指数的划分,不必区分出是城市还是农村的留守儿童问题更加严重。当我们讲儿童是花朵时,并非普遍意义上的泛化概念,而是指向每一个儿童,我们希望的是每一个儿童都能在阳光中健康成长。这也提醒我们,对于城市留守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务必同样重视同样对待。当然,城市留守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各有特点,既有共性的原因,也有个性的元素,这就需要研究不同,各自拿出针对性的办法,努力做到对留守儿童一人一档案、一人一办法。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城市留守儿童并非矫情的议题。客观地讲,留守儿童不是现在才产生的,但在社会大流动的背景下,以及一些体制机制的束缚,现在表现得尤其严重。这其中,农村留守儿童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城市留守儿童问题也不容小觑。而预防孩子“生长痛”问题,既需要父母穷尽努力,也需要社会尽力而为。每一个孩子都是家庭和社会的希望,“决不能让留守儿童成为家庭之痛社会之殇!”

 

信息来源:中国社工网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